塞舌尔群岛 ◇ 印度洋上遗落的天堂 在顶奢海上

  原标题:塞舌尔群岛 ◇ 印度洋上遗落的天堂 在顶奢海上酒店亲吻自然的神奇之旅

  在飞往迪拜的EK303航班上迎来了六月。落地后看着机场外星空的颜色慢慢变浅,远处的红晕渐渐明晰。短暂休息后再次登机,在近五个小时的飞行后到达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塞舌尔。

  塞舌尔群岛坐落在非洲的东海岸,由超过100个岛屿组成。因为靠近赤道又不处于旋风带内,塞舌尔没有冬天,也没有飓风、暴雨等灾害性天气。这里毫无重工业污染过的痕迹,只有晴空碧海、奇珍异兽,是个被掩映在成荫绿树里的度假胜地。

  当地时间下午两点,飞机降落在Mahe岛的塞舌尔国际机场。刚下飞机就感受到了强烈的热带岛屿气息。坐车前往四季酒店度假村安置行李,准备开始我为期六天的美好假期。

  酒店的设计以原木和砖石的结构为主,有质感而不突兀地将自己镶嵌在了塞舌尔的自然奇景之中。在房间内看向窗外满眼是绿色,推开露台的门是没有界限的天和海。

  四季酒店提供专业的浮潜( Snorkeling )指导,地点是在客房的私人泳池。当地的教练说,浮潜的要领只有一个,那就是Relax! Relax! Relax! 每一刻的放松都是在帮助浮潜的人保持头脑的冷静与心情的平静。水的浮力会自然地将人托起。

  早起泡一场牛奶浴,打开一天的好心情。塞舌尔的山水像被镶嵌在镜框里的名画,美不胜收。享受完毕,准备出发探索塞舌尔的首都,维多利亚市。

  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是Maia酒店附近的私人白沙海滩。这是此次旅行的海边初体验。未到正午,太阳还不是特别刺眼。漫步在沙滩上,海水像顽皮的小孩,偷偷跑上来触碰旅人的脚踝,又在不经意间逃走。

  曾经作为法国殖民地的塞舌尔,也带着浓浓的法国风情。维多利亚市(Victoria City) 的市区里有很多法式的建筑。汽车在马路上行驶,画面像极了老电影中的巴黎。没有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没有钢筋水泥的金属丛林,漫步在树荫下,感到很放松,很惬意。参观了市内的钟塔、教堂和涂鸦墙。

  位于市中心的维多利亚钟塔(Victoria Clock Tower),是这座小城里最出名的建筑艺术品。最初设计于1897年的它,一百多年来始终伫立在这里,从未改变过。

  回到酒店,换上舒适的纱裙,决定到酒店的沙滩上走走。沙子纯净的白色和海水清澈的蓝色交织在一起,相得益彰。这里的大气没有一丝污染,太阳直直地照下来。挺拔的乔木和巨大的灌木,为我遮住火辣的阳光。

  沙滩上放置着巨大的国际象棋棋盘。大号的木雕棋子让人想起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电影场景。

  睡了一场懒觉,起床饱餐一顿之后,坐直升机来到了Félicité岛。20世纪初,Félicité岛是椰子种植园地,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被开发成了世界上最值得品尝和体会的度假村岛之一。

  今天的住宿地点是酒店行业的翘楚——六善集团在Félicité岛上开发的Zil Pasyon度假村。六善(Six Senses)酒店主张将自然、养生与顶级的服务结合,“创造回归本我之地”。和位于塞舌尔的主岛Mahe岛的四季度假村不同,六善Zil Pasyon更加与世隔绝以及原生态。作为Félicité岛上唯一一家酒店,Zil Pasyon独特的地理位置强调了私密性。

  办理入住手续时被酒店的工作人员告知,我们是第三对在塞舌尔六善入住的中国游客。由于上一位酒店主管是越南人的缘故,这里的许多工作人员都来自越南。他们都会说英语和法语,所以交流毫无障碍。走进酒店内部发现这里的设计非常的精致、别具一格。房间门牌上挂着海龟的木雕,好像在说着“Comman sava”(克里奥语:你好吗)来迎接我。

  落地玻璃外的景色分外美丽,树影摇曳,波光粼粼。悬挂的木秋千是在别处不曾见的,让我感受到酒店设计师的匠心独运。

  稍作休息,前往海边准备开始最令人期待的活动项目——浮潜。保持轻松的心情,体验海水的清凉。刚下水就遇到了第一个小伙伴,一枚可爱的黄色大海星。

  水下的世界和岸上的截然不同。水流在四周有节奏的律动,身体变得更加轻盈。没有在这里遇见手持三叉戟的海神波塞冬,却遇见了各式各样的水草、珊瑚、鱼类和海龟。

  六善酒店提供各式各样的运动娱乐项目,每一项都提供了客人一亲印度洋芳泽的绝佳机会。除了浮潜,还有皮划艇 (Kayaking) 和冲浪 (Paddleboard) 等等。在清澈见底的海面漂流,在巧夺天工的岩石间穿行,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塞舌尔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岗岩海岛国家。相比塞舌尔的其他岛屿,Félicité岛上的巨型花岗岩更是样貌繁多而嶙峋。夕阳西下,立在悬崖石的顶端,面对遥远又仿佛触手可及的云和温柔的海,等待一顿温馨而浪漫的简餐。

  六善的工作人员为我们精心策划并准备了这顿晚餐。波西米亚风的长毯上摆放着柔软的白色坐垫。在空杯里注入香槟,细细抿上一口,听工作人员介绍这座岛上的趣闻。岛上所有的动物物种都是在千百年前跟着板块漂流至此的,所以酒店的禽类食材,包括野生的鸡等等,都不是进口,而是在这里土生土长。

  就着漫天的霞光小酌,品尝最新鲜的食材,非常惬意。不知不觉,太阳倦了,渐渐沉入海底。这瑰丽的场景让人想起舒婷的诗句:

  夜幕降临,巨石顶上升起了篝火。点燃的木枝在铁盆里滋滋作响。比起塞舌尔的主岛Mahe岛,Félicité岛只有六善唯一一家酒店,游客更少,野生动物出现的频率更高。六善提供的各项服务都很周到,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让我十分期待下一次与六善的相遇。

  今天没有安排任何的外出景点,是享受酒店生活的一天。早起在泳池旁玩水,在露台上倚着栏杆极目远眺,晒着太阳,吹着海风,听着树冠摇摆的悉索声和鸟鸣的呼应,所有烦恼都抛在脑后。

  六善酒店的工作人员贴心地在房间里摆放了许多书籍,供客人阅读。午间小憩之后,坐在房间里伴着海浪的呼吸声静静读一本小说,也不失为旅途中的享受。英国著名作家Imogen Edward-Jones最受欢迎的作品The Babylon系列中的一本,Beach Babylons,讲述了世界上最奢华的热带岛屿度假村里发生的故事。在顶奢的六善酒店读这样一本书,十分应景和有趣。

  今天是在塞舌尔的最后一天,刚醒来就好像已经不舍了。在房间的露台铺上毛毡,等工作人员送来丰盛的早餐。在树顶聊着天,回忆过去几天的旅程,只有一个词语能形容——不虚此行。

  中午与当地的地陪碰头,在Mahe岛最负盛名的70年老店品尝了当地的克里奥 (Creole) 午餐。克里奥店员十分好客,热情地欢迎了我们。当地的食物和亚洲的食物并没有太大的差异,除了大米干了一些。

  大快朵颐后,出发去森林瀑布探险。塞舌尔完全可以成为《神奇的植物在哪里》的取景地。遇见了一株株猪笼草。猪笼草是精灵宝可梦里大食花的原型,令人忍俊不禁。

  提到塞舌尔,就不得不提海椰子 (coco-de-mer)。海椰子原产于18世纪无人的塞舌尔岛。巨大的果实成熟又发芽后因为重力作用落入海里,中空的果实随着洋流一路向东,到达了马尔代夫岛的沙滩上。海椰子是世界上最大的坚果,雄花形似男性生殖器,果实像是女性的盆骨。在当时的马尔代夫,海椰子是重要的贸易产品和医药成分。直到1768年,法国探险家才探索出了海椰子的真正来源——塞舌尔。

  傍晚时分回到酒店打包行李。感叹时光飞逝,六天的旅行一转眼就到了尾声。六月的塞舌尔处于旱季,每天都是晴天。我去过很多海岛,塞舌尔是最原生态、最不商业化的。这里充满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城市虽小却有浓浓的人情味。收拾好行李,出发去机场飞回上海。期待下一次的旅行,Cheers

TAG标签: 塞舌尔群岛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