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身边的网络诈骗:传销鬼蜮借互联网还魂

  这些披着互联网/电子商务外衣的传销组织利用互联网+、网络金融、虚拟经济等概念设下一个又一个骗局,几十亿传销大案不时浮出水面,牵连面广,受害者众。

  本报就此推出系列文章,揭示那些以新科技、新模式为蛊惑手段的互联网骗局,帮助消费者看清那些造富泡沫的本质。

  去年底,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投案自首。经警方初步调查,钱宝网未兑付的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高达300亿元左右。

  这场仍在侦破中的跨年大案,不是第一个被揭穿的骗局,被定性为传销和疑似传销的企业已经数不胜数。但是,无数人仍看不清或不愿相信,那些获取财富的“新模式”不过是一场投机或泡沫。

  以“微商”“电商”“多层分销”“消费投资”“爱心互助”为名,裹挟着大量人员和资金,传销正依托互联网的病毒式传播加速蔓延,入局者前赴后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说:“网络传销更具欺骗性,手段更加恶劣,与传统的传销常发生在熟人之间,传播速度有限不同,通过互联网方式进行的传销通常都会有着爆炸式增长,导致的后果往往很严重。”

  曹磊表示,避免误入网络传销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要去看种种诱惑回报,而应看清“项目”是否需要认购商品或交纳费用取得加入资格或发展他人加入的资格;是否需要发展他人成为下线,并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给付报酬;是否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报酬。

  1月19日,公安部发布公告称,将与国家工商总局一起对网络传销违法犯罪活动开展联合整治行动,集中摧毁传销组织体系,严厉惩处传销骨干成员,对网络传销违法犯罪活动予以歼灭式围剿。

  谈到网络传销屡禁不绝,按下葫芦起了瓢的原因时,曹磊对科技日报记者说:“网络传销的获利方式与传统传销没有本质区别,但突破了地域甚至国界的限制,隐蔽性强,违法成本低,尚处于工商监管的‘灰色地带’,打击难度大。”

  在花样繁多的互联网传销类型中,以消费返利为最常见模式。在高返利、短期回本的暴利蛊惑下,受骗者不计其数,涉及资金动辄上亿,甚至数十亿。

  据了解,万家购物返利网截至被查处时,已拥有200万会员,涉案金额达240.45亿元,一时成为影响范围最大、后果最为严重的消费返利骗局案。

  购物返利本是电子商务的效果营销式创新,返利平台、消费者、商家都能从中获得实惠,但在发展过程中却成为传统传销的变种。消费全返、消费相当于存钱、消费致富等充满迷惑性的概念,让很多民众踏入“高额返现”的陷阱。一时间,这种看似合理的消费模式火遍大江南北。

  曹磊认为,“高额返现”违反了基本的经济常识,不具有持续的可操作性,没有任何一种商业模式可以支撑商家长期免费提供商品。曹磊对科技日报记者说:“这类陷阱其实不难识别,正常的消费返现比例不会太高,一般会当场或几天内兑现,返现和消费行为之间基本不存在时间差。”

  除了“高额返现”,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研究员提醒消费者在碰到下述几种“项目”时要保持清醒:拉人头赚奖励的“网赚”“网页游戏”“金钱游戏”;打着上市融资、购买原始股、理财投资等幌子,诱以高额回报的“资本运作”;以高额利息诱使投资者投资、鼓励发展会员给奖励的“新慈善”。

  骗局之所以总在往复上演,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骗子有多高明,而是我们无法克制贪欲,甚至在一夜暴富的渴望和自信中固执地把骗子当作偶像崇拜。

  在“平安南京”官方微博发布张小雷“投案”消息后,有些钱宝网粉丝甚至怀疑“平安南京”被盗号,“平安南京”不得不再发一条说明的评论。即便如此,一些“乐观”的用户仍坚信“投案”并不属实,等待张小雷现身辟谣。

  “钱宝网垮台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很多理财平台相继倒下,集资平台跑路、违约形成了一股趋势。”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表示,随着人们的投资理念不断加强,各种理财平台层出不穷,民间的理财平台占据很大比重。钱宝网等一旦蔓延,将对金融体系乃至社会稳定产生巨大冲击,严重影响实体经济发展。

  钱宝网短短数年间快速崛起的秘诀很简单,就是“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看得见的利益和示范效应让很多人失去思考能力,这其中不乏有很强识别能力的公务员、高知群体和久混商场的成功人士,这些高度自信的人甚至坚信,钱宝网的操作手法算得上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

  投资钱宝网的吴先生心知肚明,这种前端没有流量,后端金主难寻的模式迟早崩盘,也深知在没有将收益提现到银行账户前,他所拥有的高额收益只是虚拟数字,但他赌的是,自己不是最后的“接盘侠”。

  即便是钱宝网出事,主打任务分发的平台纷纷关门,不怕死的还是大有人在,在网上随便一搜,号称看文章、推广告就能赚钱的平台仍多如牛毛,继续被大量投资者追捧。(科技日报北京1月28日电)

TAG标签: 传销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